分享到:

茶座

  • 和大叔笨爱七年

    大宝和宝贝儿——我和他都不是肉麻的人。我当过兵,外貌、语言、行为举止绝对看不出一丁点女气。他则是一个纯得不能再纯的爷们。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之间的称呼就成了这样,极其自然。我倒不怎叫他“大宝”,只是必要时才会喊出口。他则不然。热恋那会儿,他迷上了采购,整天带着我在商场里转悠,一堆一堆的东西往回搬,有用的没用的,也不管我喜不喜欢,大到电器床柜,小到瓶瓶罐罐锅碗瓢盆,把我本来就小的屋子塞得那叫一个乱。 查看全文>> 2020-01-28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