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可以在圣诞节邀请我的同性伴侣去爸妈家”
2018-04-09 21:31 浏览:64次 【

“我希望可以在圣诞节邀请我的同性伴侣去爸妈家”

David Leuenberger非常自信,他相信瑞士一定会接受“婚姻属于所有人”

他梦想着成婚,甚至拥有孩子。然而这两点,都是瑞士未曾赋予同性伴侣的权利。虽然David Leuenberger有时也要进行斗争,但他依然认为瑞士社会是开放、宽容的。他确信,相关法律一定会得到改善。只是别太晚,他希望。

“我所要面对的唯一的拒绝态度来自于我父母、来自于他们的爱”。 David Leuenberger看上去轻松、乐观,对生活和其所带来的意外很是敏感。

这位30岁的项目设计经理在瑞士首都伯尔尼市中心其住宅的露台上自如地讲起他的故事,夕阳的最后一抹光线为温暖的夏夜带来度假般的氛围。“作为同性恋,在瑞士不会遇到什么问题。我觉得自己在哪里都得到了接受, 在工作上也是如此。只是在法律上,还应该更平等一些,”他说。

然而他的故事里,也有一些阴影,期待着他的逾越。对David来说,那是他初出柜时,产生的一股失落之情。“我的妈妈偶然得知我是同性恋,那时我20岁。她马上给我打电话、哭起来,让我回家,”他回忆道。

自那天开始,他的天塌了下来。David的父母不理解他,试图让他恢复理智,对他们来说,他是走到一条邪道上去了。好像他可以自主选择、改变这一切,“重新回到正常轨道”一样。

出于不理解,他们之间陷入一片压抑的平静,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话题也成为禁忌。“我们总会绕开这一话题。有10年的时间,我们从未谈起过这件事。一旦电视上谈起这个话题,我家的气氛也会马上变得沉重起来。即使后来我离开了我父母的房子,再和他们碰面时,气氛也是紧张的”。这是一个潜在的冲突,将他和他父母的关系拖入谷底,让他远离了那个他曾如此依赖的家。

“我觉得自己很正常”

早在自己12岁、性取向问题首次出现时,David并未意识到,未来等待他的将会是困难重重。“我感觉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我觉得自己很‘正常’”。对此产生的怀疑和随之涌现的种种解不开的问题,是以后才显现的。到哪里、如何才能找到答案?“我第一次见到同性恋还是在电视的真人秀里。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和我谈论过同性恋的问题”。

网络为David敞开了大门。“和其他同龄人一样,我开始‘聊天’。那时我渐渐意识到,我所认为的‘正常’,并不真的如此,而且我并非唯一一个陷入这类处境的人,”David说。

随着时间的流逝,怀疑在消失,一切开始变得明朗。此后是第一次邂逅、初恋,但依然是静默,直到在高中上了一节英语课,“我要做一次报告,尽管我根本就不懂英文。我哭了,就在课堂上。我哭得停不下来,所以老师把我最好的女同学叫来了,她在另一个班上。这是第一次,我向其他人诉说,我是一名同性恋”。

感觉真轻松啊!

“自从18岁之后,我尝试着不再掩饰自己,除了在我的家人面前,”他说。很平静地,他从不在他的同事和朋友面前讳言,他是个同性恋。“没有谁给过我负面的反应,我的朋友们甚至非常遗憾地说,怎么没早点告诉他们,这样他们就可以帮助支持我了,”他回想着说道。

婚姻属于所有人,在瑞士也通用?

在他的日常生活中,这位年轻的伯尔尼人没有遭受过什么大的挑战,无论是在运动体能上还是在人格上。“在他的种种能干背后,他依然是一个敏感的人,希望得到他人的认可,而且有人围在身边,”他的“闺蜜”Isaline Mercerat说。

如今David活得自由自在。他梦想着婚姻,或许还有孩子。“瑞士早晚会同意‘婚姻属于所有人’的。到最后,女性还不是获得了选举权,虽然这时间来得有点晚。唯一令我忧心的是,这一改变可能会发生得比较迟,我怕我会错过。”

现在许多孩子都在彩虹家庭中长大,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应该树立信心,他认为。

在交谈中,David会时不时地瞟一眼他的智能手机。在现今这个社交网络发达的年代,相遇几乎都是由网络安排的“异性恋最近才开始热衷于Tinder(手机约会应用程序,编辑部注),我们这些同性恋早就开始借助于网络去找靠谱的伴侣了,”他表示。酒吧和迪斯科舞厅如今不再那么重要。

破冰

时至今日,同性恋者的生活依然要冒更高风险,他们更易染上通过性行为而传播的疾病:“因为我从根本上断定,每个人都有患病的可能,所以我会全面地保护自己。我觉得异性恋者可能不会这样,他们可能更害怕会意外怀孕”。

除去“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以外,David还有另外一个梦:“我希望可以随意地向我父母谈起我的男朋友,并在圣诞节的时候邀请他来做客,就像我的兄弟对他的女朋友那样”。现在,坚冰已有一丝融化,他开始和爸爸妈妈谈论自己的生活。

尽管对话还比较困难,但依然是可以进行的。“我还是希望,总有一天我会再次拉近与他们的距离,就像以前一样,”他说。

他认为那些过往都是友好的、善意的:“我父母的反应是出于厚重的爱,理解这点很重要。他们爱我、想保护我”。

“落后”的瑞士和意大利

瑞士并不承认同性婚姻。2007年2月1日,同性伴侣依然只允许行注册伴侣关系,即契约婚姻的缩微版("PACS-Version light"-pacte civile de solidarité)。但由此产生的权利与义务,与民事婚姻还是不同的,特别在人工受孕、伴侣简化入籍等方面。而且原则上不允许同性伴侣收养子女。但自2018年1月起,注册伴侣关系中的一方可以收养另一方的子女。

“婚姻属于所有人”(Ehe für alle)是德国人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讨论中提出的,如今已波及到瑞士。一项与之相符的议会提案已于2013年12月提交。提交该议案的自由绿党不仅要求“婚姻属于所有人”,同时要求扩展异性注册婚姻的内涵(类似于法国的PACs关系)。

一年多前,意大利也开始承认异性的民事伴侣关系。但其所享受的权利同在瑞士一样-不同于婚姻关系。此外,不允许收养其伴侣的子女。

 在法国,自2013年5月起,同性伴侣就可以结婚并收养子女了。尽管该法律的引入遭到了非常猛烈的攻击,并且引发了激烈的讨论。


更多阅读
  • 小野春(左)和西川麻实在东京的家中。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东京——今年4月,佐藤郁夫(Ikuo Sato)站在东京一个法庭上,向世界宣布自己是同性恋。在拥挤的庭审现场,他描述了自己作为一个年轻男性的焦虑

    浏览:179次 评论:6
    2019-12-13
  • 提起LGBT影片,如今已经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不过这类影片,不管是《断背山》《月光男孩》这样的奥斯卡赢家,还是《阿黛尔的生活》《卡罗尔》这类欧洲奖项的宠儿,其实都属于独立电影或者文艺片的范畴。它们要么表

    浏览:1058次 评论:6
    2019-12-02
  • 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有许多支持同志的友善异性恋员工们和他们的同志同事们合作,争取资源、在内部成立相关正式社团或是组织,透过讲座、电影放映等方式让公司内部更认识同志并理解同志,不仅能减少职场上的霸凌或歧视

    浏览:119次 评论:6
    2019-12-02
  • 「最多香港人问我,为什麽台湾可以(平权运动走得前),香港不可以。我觉得最大差异是民主过程不同。台湾地区领导人是一票一票选出来,人民要往哪裡去,他没听下次就没他的份,或政党会兵败如山倒,像上次国民党在立

    浏览:126次 评论:6
    2019-11-26
  • 《台北物語》男星邱志宇在同志片《我的靈魂是愛做的》提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他的媽媽、姊姊一家人昨(25日)前往桃園特映會欣賞,然而他一直深拍家人不能接受片中男男全裸戲,害他超級緊張,沒想到媽媽看完電影,

    浏览:1539次 评论:6
    2019-11-26
  • 台湾高雄周六(23日)举行了一场名为「10年同游,你好吗?」的同志游行,近2万人挥舞彩虹旗、盛装装扮走上街头,由高雄文化中心出发,旨在呼吁政府修法,弥补同性婚姻法的不足。游行从周六日下午1时左右开始,人群出

    浏览:98次 评论:6
    2019-11-26
  • 2018年《誰先愛上他的》獲得多項金馬獎獎項;2017年《日常對話》拿下柏林影展泰迪熊獎【註】…… 在台灣電影文化中,同志片一直有著鮮明的重要性。從解嚴前到廿一世紀,台灣同志電影在歷史的推動下,呈現了相當特殊的

    浏览:119次 评论:6
    2019-11-25
  • 华人圈第一家同志书店“晶晶书库”创办人赖正哲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就开始参与和推动台湾同志平权运动。2012年,赖正哲走进北京胡同开咖啡馆,1700公里的彩虹路,他见证了两个城市的同志群像。华人圈第一家同志书店

    浏览:178次 评论:6
    2019-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