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清理风波”背后:同性恋者的爱与抗争
2018-05-02 10:27 浏览:111次 【

4月13日,微博称将进行为期三个月的集中清理行动,包括“涉黄的、宣扬血腥暴力、同性恋题材的图文及图文短视频内容”。由网友创建的“我是同性恋”话题讨论,一夜之间就创造了2.4亿次的阅读量。


  4月15日,“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指出“同性恋绝非一种精神疾病”。“同性恋者在性倾向上是少数群体,保护少数人的权利,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必然。”央媒如此罕见地为同性恋者发声,被外界视为一个积极的信号。


  4月16日,“微博管理员”账号发布公告,称“本次游戏动漫清理不再针对同性恋内容。”

微博“清理风波”背后:同性恋者的爱与抗争

  在济南,鬼鬼、陈浩和夏进三位同性恋者,也在关注着这场“清理风波”。在他们看来,尽管路途漫长艰难,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通过医学方式,“女同”情侣鬼鬼和贝壳有了自己的孩子。记者郭尧 摄(经受访者同意刊发)


  了解真实的自己


  4月11日,鬼鬼在上海做了乳腺切除手术。虽然是女性,但她却是3岁男童可乐的“爸爸”。她之所以下定决心做这个手术,更多地是想让已经上幼儿园的可乐能有个“看起来跟别人一样的爸爸”。身着男装、说话声音低沉,短发的鬼鬼看起来已跟男性无异。


  80后的鬼鬼和她的同性恋人贝壳在一起已经11年了。现在,她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一起开了工作室,养了一只狗,还通过医学手段拥有了一个孩子。在不了解内情的人眼里,她们是再平常不过的三口之家。


  陈浩也是一名同性恋者,有一个在外人眼中幸福美满的家庭,但他却用塑料花来形容自己的婚姻:“虽然美丽但却没有香味和生命力。”


  49岁的陈浩是同性恋者中少有的大龄“出柜”(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编者注)者。据他回忆,从上小学开始,他就觉出来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但那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到婚前,陈浩都觉得自己喜欢同性是因为年轻,“想着结婚后就好了”。


  1992年,在父母的操办下,陈浩走进了婚姻。但婚后的他发现,自己依然是更喜欢同性,这让他痛苦不已。而那时候他的父母和岳父母的身体都已不好,“那个年代,这种事情说出来就是炸弹,很可能就出人命了。”基于此,对于“出柜”,陈浩一直都只是想想,并不敢付诸行动。


  而鬼鬼觉察出自己的异样是在高中时。虽然她的性格一直都很男孩子气,从小学开始,老师和同学就喊她“假小子”,但升入高中,给她写情书的,不止有男孩,还有女孩,鬼鬼这才重新开始审视自己。她发现,自己对男孩更多的是兄弟哥们之情,对女孩却是喜欢。


  同样在高中时期确定自己是同性恋者的还有夏进。“高考结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网吧,查了查到底什么是同性恋。”在得到了肯定答案后,夏进的第一反应是“很羞耻,觉得难以启齿”。


  踏入大学后的夏进曾经尝试扭转自己,强迫自己跟女孩接触,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直到2008年,他才勉强接受自己是同性恋这一事实。


  相比于陈浩和夏进,鬼鬼和贝壳是圈子里公认“比较成功的”。她们经常会在直播平台开直播,给一些迷茫的同性恋者讲述经验和提供帮助。但即便是这样,依然有同性恋者顶不住外界的压力而选择轻生。据鬼鬼说,一个月前,一位一直向自己咨询的“拉拉”(女同性恋的别称——编者注),因顶不住家人逼婚的压力而选择自杀,“最终也没能救过来”,鬼鬼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漫长迂回的路


  从不接受,到勉强接受,到认可,到祝福,鬼鬼和她的母亲用了7年。从2006年开始,鬼鬼每年都向母亲“出柜”,但母亲从不正面接她的话茬,在鬼鬼看来,这是母亲不愿接受这一事实而逃避的方式。每当这时,鬼鬼都会选择绝食和沉默来反抗。


  直到2015年,爱人贝壳抱着刚出生的可乐去鬼鬼母亲家中,母亲才正式接受女儿是同性恋者这一事实。“当时全家抱头痛哭,我第一次见我爸掉眼泪。”鬼鬼回忆。为了让父母在亲戚朋友面前“能抬起头”,2017年7月,鬼鬼选择了“形式婚姻”(简称“形婚”,只有形式而无内容的婚姻,多发生在同性恋者之间——编者注),爱人贝壳则是她的伴娘。“她从来没穿过裙子,当时穿着喜服踩到裙摆差点摔倒了。”贝壳说起鬼鬼“形婚”时候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而陈浩的“出柜”是在2007年,在送走双亲后,陈浩向妻子坦白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他“出柜”10年后,他的女儿告诉他“自己喜欢女孩”。其实女儿的“不对劲”陈浩也是早有感觉的,但是他一直不愿意承认。据他回忆,在女儿3岁的时候,只要有人说她是女孩她就会哭。陈浩觉得,女儿的“出柜”跟自己“不无关系”。出于愧疚与责任,他至今没有跟妻子离婚。


  直到现在,陈浩都不认为女儿是同性恋者。在他看来,女儿天生就是男孩子,只不过拥有了一个女性的身体,他喊女儿为“女儿子”。“但凡有一丝希望,就算倾家荡产,我也会选择把她取向扭过来,这条路太难了。”陈浩说。


  跟鬼鬼与陈浩相比,夏进的“出柜”之路算是时间比较短的。从向母亲坦白后被痛骂变态,到母亲帮助他向亲朋好友出柜,历时一年。


  时间倒退至2014年,苹果CEO库克发表“出柜”宣言。“我当时坐在床边,看了五六遍,痛哭失声。”夏进回忆道,当时他就把这篇宣言转发到了朋友圈。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年的大学室友都给他送来了祝福,这让他诧异不已。在他看来,自己的身份隐藏得很好,但他不知道的是,室友们早就知晓他的身份,怕他尴尬,所以从不说破。


  下定决心的夏进开始为自己的“出柜”之路作准备,原本计划在那年8月份带母亲出去旅游的时候趁机摊牌,但让他没想到的是,3月份,母亲在无意间发现了他是同性恋者。“当时我妈就疯了,痛哭过后开始骂我变态。”4年过去了,夏进依然记得当时母亲的反应。


  整整一年的时间,夏进母亲的情绪都反反复复,在接受和不接受之间挣扎。直到她又因此跟夏进大吵的时候,夏进哭着问母亲“是不是想逼死我”,母亲才用沉默的方式选择接受。


  “只要在一起的时候是开心的”


  说起微博的这次“清理风波”,鬼鬼和贝壳都显得云淡风轻,她们遭遇的带有类似歧视色彩的事件太多,所以“早就习惯了”。曾经因为装扮男性化,进到女厕的鬼鬼被保洁大妈大骂变态,还用拖把赶了出来。从那以后,鬼鬼再也没上过女厕。


  鬼鬼觉得自己和贝壳现在过得很快乐,对于未来,她也没有想太多。“只要在一起的时候是开心的,现在互相陪伴,这就够了。”


  夏进和陈浩也是受过这种歧视的,但是如今他们都不愿再多谈。夏进说自己更愿意往好的方向去看,“比如现在人们已经越来越友善了,更多人也愿意站出来为这个群体发声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现在的他,已经辞掉了工作,全心全意地投入公益里,他觉得自己活得很快乐。


  现在的夏进妈妈是一位志愿者,经常往返全国各地做公益活动,还主动替夏进向亲朋好友出柜。夏进动情地说:“我看着六十五岁的她很认真和讲师互动,勇敢地拍视频。过程中,还给我发微信:‘儿子你很强大’。”说到这里,他哽咽了。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更多阅读
  • 小野春(左)和西川麻实在东京的家中。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东京——今年4月,佐藤郁夫(Ikuo Sato)站在东京一个法庭上,向世界宣布自己是同性恋。在拥挤的庭审现场,他描述了自己作为一个年轻男性的焦虑

    浏览:313次 评论:6
    2019-12-13
  • 提起LGBT影片,如今已经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不过这类影片,不管是《断背山》《月光男孩》这样的奥斯卡赢家,还是《阿黛尔的生活》《卡罗尔》这类欧洲奖项的宠儿,其实都属于独立电影或者文艺片的范畴。它们要么表

    浏览:1252次 评论:6
    2019-12-02
  • 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有许多支持同志的友善异性恋员工们和他们的同志同事们合作,争取资源、在内部成立相关正式社团或是组织,透过讲座、电影放映等方式让公司内部更认识同志并理解同志,不仅能减少职场上的霸凌或歧视

    浏览:214次 评论:6
    2019-12-02
  • 「最多香港人问我,为什麽台湾可以(平权运动走得前),香港不可以。我觉得最大差异是民主过程不同。台湾地区领导人是一票一票选出来,人民要往哪裡去,他没听下次就没他的份,或政党会兵败如山倒,像上次国民党在立

    浏览:222次 评论:6
    2019-11-26
  • 《台北物語》男星邱志宇在同志片《我的靈魂是愛做的》提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他的媽媽、姊姊一家人昨(25日)前往桃園特映會欣賞,然而他一直深拍家人不能接受片中男男全裸戲,害他超級緊張,沒想到媽媽看完電影,

    浏览:2067次 评论:6
    2019-11-26
  • 台湾高雄周六(23日)举行了一场名为「10年同游,你好吗?」的同志游行,近2万人挥舞彩虹旗、盛装装扮走上街头,由高雄文化中心出发,旨在呼吁政府修法,弥补同性婚姻法的不足。游行从周六日下午1时左右开始,人群出

    浏览:178次 评论:6
    2019-11-26
  • 2018年《誰先愛上他的》獲得多項金馬獎獎項;2017年《日常對話》拿下柏林影展泰迪熊獎【註】…… 在台灣電影文化中,同志片一直有著鮮明的重要性。從解嚴前到廿一世紀,台灣同志電影在歷史的推動下,呈現了相當特殊的

    浏览:230次 评论:6
    2019-11-25
  • 华人圈第一家同志书店“晶晶书库”创办人赖正哲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就开始参与和推动台湾同志平权运动。2012年,赖正哲走进北京胡同开咖啡馆,1700公里的彩虹路,他见证了两个城市的同志群像。华人圈第一家同志书店

    浏览:335次 评论:6
    2019-11-25